“在中国,做一个通用机场有三个婆婆,第一是政府,必须是省政府审批,需要一级级申报。政府过了是民航局。民航局之后,最难的是军方老大哥。过去是总参批,现在下放到军区了,由总参备案。现在我们正在申请做机场,办完这些手续,保守估计需要半年时间才能通过。”


空中的“黄金”:中美角逐中的一项超级短板

  陈茂森,一个形象典型的山东汉子,山东大河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兼山东海若通用航空有限公司总经理。5年前,听从心灵的感召,投入航空产业。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飞行梦,当我驾驶飞机飞上天空的时候,与坐在民航机舱里面的感觉完全不一样。在天地之间那一刻,考虑问题的角度、思维方式都发生了改变,包括对人生的看法都不一样了。在空中,唯一能听到的,只有飞机发动机的声音,那感受非常奇妙。”陈茂森说,“在美国第一次亲身感受航空驾驶后,就决心考下飞行执照。”

  产业升级如火如荼。而在“互联网+”的热潮之外,另一场产业的扩张正在进行。业内人士这样说:这是世界的也是中国的最后一座“金矿”。

  而陈茂森的出发,则更具有象征意义。他的公司在山东投资房地产,5年前,他发现房地产的黄金时代结束了。曾经沧海难为水,他要找的不是“互联网+”的红海,他找到的是另一个“金矿”。
》》》详情

北海通用航空产业城:产业链延伸可期 看好大未来

  有迹象显示,我国低空空域飞行即将有条件放开,这将意味着国内航空产业将迎来更为广阔的市场和商机。作为蓄势待发的山东滨州北海经济开发区(以下简称北海开发区)在通用航空产业发展方面已具有良好的区域优势和投资环境,并着力以借鉴美国先进航空小镇的发展经验,注重对绿色航空、创意经济、航空小镇的理解,发挥土地和机制优势,打造极具特色的通用航空产业城。

  据了解,北海开发区将以港产城一体化为发展思路,紧紧抓住国家放开低空管制的机遇,发挥当地净空区域的优势,进一步深入研究、科学规划、全力推进,大力发展通用航空产业。

  那么,对于北海开发区而言,打造通用航空产业城究竟具备哪些地方优势?现实发展中又将面临哪些机遇与挑战?》》》详情


沉重的飞行:中国通用航空发展现状调查

  在业内人士看来,有着这样的一种说法:“在中国,做一个通用机场有三个婆婆,第一是政府,必须是省政府审批,需要一级级申报。政府过了是民航局。民航局之后,最难的是军方老大哥。过去是总参批,现在下放到军区了,由总参备案。现在我们正在申请做机场,办完这些手续,保守估计需要半年时间才能通过。”山东海若通用航空有限公司总经理陈茂森向《菲律宾申博太阳城》记者表示,他在北美实地感受了很多次,通过亲身对比,了解到中国目前在通用航空产业发展方面与美国的差距,特别希望为国家的通航产业发展做出一些力所能及的贡献。

  陈茂森说,通用航空产业是利国利民的朝阳产业。目前,中国通用航空产业虽与发达国家存在较大差距,但未来发展前景广阔。通用航空产业发展可以有效利用现有制造业的产业基础,消化传统制造业过剩产能,有望成为拉动我国制造业未来发展的重要引擎。

  如同关注这个领域很久的其它民间企业和资本一样,“从2010年开始,我逐步投入通航产业并潜心钻研,目前已经开展了飞行员培训、飞机维修、飞机销售和机场管理业务。”陈茂森认为,目前,中国通用航空发展的阻碍,是低空空域未开放,低空限制一旦放开,各项相关手续一旦简化之后,相关的各条产业链都会很快铺开,通航产业会迎来爆发式的增长。他觉得,中国的产业基础已经具备相当的条件,他呼吁,政府的支持政策尽快出台,细则尽快到位,准备了这么久,他相信,中国通用航空产业的春天不远了。》》》详情

  焦点1:国内机场频现“越亏越建”怪圈

  近日,浙江省发改委和浙江省交通厅联合出台《浙江省通用机场发展规划》(以下简称《规划》)。根据《规划》,到2020年,浙江省11个市都将有一个以上运输机场或一类通用机场。新改建运输机场9个、一类通用机场5个;新建二类通用机场16个、三类通用机场20个以上,总投资约80亿元。

  事实上不仅是浙江,各省市机场建设热情高涨,将呈井喷式增长。针对这种现象,相关专家在接受《菲律宾申博太阳城》记者采访时建议国家相关部门进行复核和实地调研,以免造成资源浪费。》》》详情

  焦点2:航空产业园一哄而上暗存隐忧

  随着机场建设热度升温,与之相配套的各种航空产业园、航空小镇建设正风生水起。据中国航空器拥有者协会及驾驶员协会(AOPA)统计,截至2013年7月31日,中国已经有116个县级及以上城市在建或者计划建设通用航空产业园。然而,透过看似热闹的产业发展现状,业内人士却提醒,不能盲目一哄而上。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通用航空产业研究中心主任高远洋表示,多建通用航空机场是有利的,但是切忌盲目建设通用航空产业园区。只要有机场,即使不建通用航空产业园也能促进通用航空产业的发展。牛衍凯比较赞同这一说法。他认为,政府应该抓住当前政策的大好时机,先把机场规划建设起来。实际上也不一定要企业建,政府也可以先投资把机场建起来,然后承包给企业经营,对航空产业的发展都是有利的。》》》详情



坚守与期盼:真正放开低空飞行要等多久?

  2010年《关于深化中国低空空域管理改革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出台,标志着低空空域有望放开。

  该《意见》的出台,点燃了一大批企业对通用航空事业的理想,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的感受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越来越看不到希望,有些人的理想已然被冰冷的现实无情浇灭”。一位深度参与这项产业的投资人说。

  很多看好通航市场的投资者没有想到,运营资质的获取、航线的审批,以及消费人群的培养,并非一朝一夕,不仅如此,最大的困难是,低空空域直到5年后的今天也没有放开管制。据公开资料显示,在2012年统计的94家有规模的通航企业中,54家亏损,亏损企业逾半数,亏损额达4.6亿元。
  全面放开进展缓慢

  由于5年前关于低空开放的《意见》出台,让市场看到了通用航空产业的巨大市场潜力,大批企业因此进入通用航空领域。从那以后,几乎每年都有相关文件出台,但是对于行业内的企业来说,低空空域不真正开放,飞机起飞和降落势必受到管制,其他的政策都是隔靴搔痒,关键的问题不解决,不仅很难对行业发展起到大的促进作用,反而制约了正常的行业发展。

  坚守下来的为少数

  据介绍,由于国内低空空域5年都没有开放,所以很多早期投入通用航空领域的中小型企业已经撑不住,现在还能坚持下去的,寥寥无几。中航工业通飞收购了西锐公司之后,由于上述原因,并没有能够按照先前的预想,发力国内通用航空市场,以至于被收购的西锐公司生产制造技术并没有太多机会为国内市场所用,还是主营国外通用航空发达的国家。这对于中航工业通飞来说,是一种有力使不出的状态。

  各方期待破冰前行

  也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航空管制大家把它神秘化了”。浙江九龙山航空俱乐部总经理牛衍凯告诉《菲律宾申博太阳城》记者,实际上现在无论是军方还是民航对飞机起降都是非常支持的,并且正在对通航机场的飞行简化手续。他说,只要是在没有部队训练或者通航的情况下,都是可以申请飞的。》》》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