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
超越那一天

  作为市场一方主角的企业家,在过去的30年,“阶层意识”已经形成。当国家已跃居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时,他们也在精神文化领域,建立着和这个时代相匹配的系统。

  冯仑走到哪里,“第一次香港之旅”的感受就讲到哪里。

  “想不到,那一天,能见到李嘉诚。更想不到,李嘉诚请内地企业家吃饭。在大家离开的时候,我们都发现了李嘉诚竟然站在出口处,等待着与大家一一握手、告别。”

  “那一天”,冯仑悟出了和社会观察家许知远相同的理论:金钱是我们对抗持续的社会动荡的手段,它不应该成为唯一的目的。我们心灵中过分实用主义的东西,妨碍了我们更充分地理解自己与我们生活的世界。

  “那一天”的经历以及感悟,在冯仑经营企业的岁月中,悄然演变为独特的文化精神,晕色着商业的残酷竞争,坚实着他的人文内涵。

  坚持做卓越企业的企业家,每一天脑海似乎都可以产生对世界有所改变的奇思妙想。成就自己,需要颠覆自己,这在很多创业者都成为了“苛刻的文化”。

  韦尔奇在《传记》中讲道:“1981年成为首席执行官的那一天,首次在纽约比埃尔大酒店接受华尔街专访的我竟然敢于说,我希望公司能够成为世界上最富有竞争力的企业。”

  此后40年,全世界都看到了,为了那一天的承诺,韦尔奇将他的头脑、热情、勇气全部投入到“这个全球企业都像他看齐的公司。”他以颠覆以往,成为世界企业家的榜样。    详情》》
广告人李鹏:拴在房地产的绳子上

  早上5点,揉着惺忪的睡眼打开手机并开始洗漱,牙刷还在嘴里手机就响了起来,为了不吵醒还在熟睡的妻子,他只能尽快接听并压低嗓音,“一会儿到了就把车停楼下吧,咱们5点半准时出发。”启元道和广告有限公司总经理李鹏的一天就这样开始了。
  事实上,启元道和成立并不久,李鹏告诉记者,因为不景气,他身边有的朋友处理掉自己的公司开始静观其变,但就在这个时候,他却从之前已经工作很久的房地产广告公司跳出,创立了自己的企业。
  “我就是要在这个很多人开始冬眠的时候冬泳。”李鹏说,“这一定不是冲动或赌博,对于做企业的人来说,企业就是我们的饭碗,绝对不可能拿自己的饭碗开玩笑。否则那将是非常愚蠢的。”    详情》》
煤检站站长文清:真是“倒了煤(霉)”了

  煤炭黄金期造就了一批特殊的煤炭企业,其中就包括山西煤焦管理站。
  当时,由于煤炭产业利润丰厚,公路运输日渐火爆,煤检站对完成上级主管部门下达的征收任务没有压力。而2014年,煤炭行业整体“萧瑟”,经济的整体下行让煤炭运输成本成为影响煤炭价格的主要原因,其结果导致公路运输车辆急剧减少,对于主管部门下达的任务,煤检站便感觉压力倍增。    详情》》
进口食品代理商王晨:夹缝中求生

  “我们希望趁着还年轻,精力充沛的时候,打造一个属于自己的企业。”王晨说,自己懂得如何在中国大中城市做快销食品,希望在这个领域取得更大的发展。
  2011年底,王晨和朋友共同出资在北京注册了北京金贸投资有限公司,这是一家进口食品代理公司,主要从澳大利亚和欧洲国家进口各种零食、葡萄酒、干货和奶制品,并通过零售和电商平台销往北京及周边城市。
  刚到而立之年的王晨已经在快销食品领域摸爬滚打了十年,此前他和他的合伙人都曾在雀巢、贝亲等跨国企业做到大区经理的职务。然而,虽然依旧是熟悉的食品快销行业,白手起家的王晨渐渐感到,自立门户要比自己想象的难得多。    详情》》
吴磊:城市规划师的一天

  这是最忙的一天,当然不会每天都是这么忙。但是作为新城镇规划者来说,我们在京津冀一体化,新城镇建设,产业结构调整等重大方面,做了多年理论与实践的准备,期待未来更多的每一天都是如此紧张而有效率。
  今天第一个目的地是天津武清区,我住在北四环,通常走这条路,我会直接上四环,沿四环到京沈高速,然后走一小段五环上京津高速,也就是京津新的二高速。在城里,四环上的时间,一般会由于堵车,所以在城里四环上的时间,和高速上到武清城区的时间相差无几。    详情》》
不住思考的林成瑞:生活就是工作

  早上8点,50多岁的林成端已经坐在了他的办公室里开始处理公司的各种事务。作为福建发展集团董事长的他,自2002年走马上任以来,把这家民营建筑企业的年产值由原来的几百万元,持续攀升到超过30亿元。
  持续的劳碌让林成端没有时间进行身体锻炼,“没有白天黑夜,做企业很辛苦,把企业做大做强就更不容易了。”林成端告诉记者。
  业余时间的缺乏甚至把他的业余爱好也剥夺了,“既不会抽烟,也不会赌,牌不会打,唱歌等休闲活动也基本不去。我落伍了。”林成端这样自嘲。    详情》》
500强老总孙宪华的早餐会

  日复一日的华兴“早餐会”,开餐时间是7:00,但不到6:50,孙宪华一如往常第一个来到公司餐厅大堂。
  提前到达会场对孙宪华来说是早已形成的习惯,他说自己这样做,一是为了“坐阵”迎接班子的其他成员,让大家在新的一天有个好开场;二是利用这难得的十多分钟,边等同事,边做些扩胸、扭胯、踢腿等简易运动,为的是吃饭时胃口好一点,工作时状态好一点。
  “早餐会”进行了近50分钟,散会后孙宪华接着“早餐会”的内容,向记者聊了些“题外话”。在他看来,这个会作为一天工作的开始,既是动员会,也是“收心会”,它的存在,不但有利于班子成员间互通信息,加深了解,达成共识,还可以有效减少大家在头天晚上的各种应酬,形成了“吃早餐不要钱,无故不吃早餐得罚500元”的硬约束。据了解这一规定已坚持了5年。    详情》》
“红娘”龚海燕:二次创业当“教师”

  作为中国最著名的红娘之一,龚海燕正试图转型成为一名中小学生“教师”。
  2012年年底,她从一手创办的婚恋网站世纪佳缘CEO的位子上离职,随后又创办并全身心地投入到了中小学优质教学资源在线服务平台梯子网。
  “如果一般人的生活是朝九晚五,创业者可能是朝五晚九吧。我自己每天是6点就起床了,晚上十一二点才休息。”龚海燕谈日常的工作时说,现在创业者的竞争环境十分激烈,在线教育更是一片血海,“我感觉现在行动不快的话会死得很惨。”    详情》》
“蒙古通”余延庆为项目会见9拨客人

  城开(北京)投资集团董事长余延庆绝对是个精力充沛的人。晚上12点钟以后睡觉,一定要在早晨5点钟起床,起来后用半小时做全套的玉蟾功,再用半个小时的时间写日记,这样的习惯他坚持了39年,从来没变过。
  随着中蒙商贸合作井喷式的发展,余延庆最近把主要的精力都投入到中蒙民间商贸平台的建设上。
  现在他最重要的工作就是谈项目,几乎每一天,他都有几个项目要谈。即使是这样,他一天中通常只能踏踏实实地吃一顿早饭,午饭如果时间充裕,他就吃上一碗面;如果时间紧,通常就是吃2—3个苹果,至于晚饭,他都用减肥的借口省掉了,这个习惯他也已经坚持了5、6年。    详情》》
齐亚平“制油”:一天到晚在“聊天”

  6月17日的早晨,内蒙古伊泰煤制油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伊泰煤制油公司”)的董事长齐亚平和业务骨干正在北京一处会议室里头脑风暴。他们此次来北京的主要工作,就是谈妥该公司即将要启动的年产200万吨煤制油项目所需的技术、设备的考察。他们心情不错,因为数家可能合作的企业的实力令人满意。
  值得关注的是,在煤制油企业普遍亏损的情况下,伊泰煤制油公司2013年营业收入达12.93亿元,实现净利润1.93亿元。    详情》》
维权老板张元军:自身经历警示企业家管理不可丝毫懈怠

  张元军任富顿科贸有限公司董事长,公司位于山东济南,早在上世纪90年代,他就一直从事石油、煤炭、生铁等生意,多年来与多家大型能源企业建立了密切的生意往来。
  生意越做越大,殊不知企业的漏洞也慢慢在扩大。“自己旗下的能源贸易公司在近十年内被逐渐掏空。”54岁的张元军刚从济南乘高铁到北京南站,显得有些疲惫。
  为了搜集令人头疼的证据,张元军很长一段时间以来都是北京、济南两头跑。他随身携带的厚厚的发票复印件约有几斤重,坐在记者对面,他逐页给记者翻看,双手微微有些颤抖。    详情》》
徐道清:为生物质能源发声

  近一段时间,徐道清频繁往返于北京、内蒙古、河北等地,考察、谈项目、盯工厂扩建、完善技术等等。
  在接受《菲律宾申博太阳城》记者采访时,采访多次被来电打断。徐道清有些歉意的解释道,“现在,内蒙古、河北的工厂都在抓紧扩建中,等玉米成熟秸秆到位后就投入生产运行。”
  由于不同于其他生产原材料,玉米秸秆存在“收获时间短暂、数量巨大、分布极其分散等特点。这些特点致使秸秆利用企业在秸秆收获期不能及时、大量收储,而在非收获季又无原料加工利用。”因此,徐道清希望利用这几个月的时间,把准备工作做足。    详情》》
奥马电器姚友军:成就“世界之最”的一天

  早上八点多,刚从上海和北京出差回来的奥马电器董事副总裁姚友军,回到办公室开始一天紧凑的工作。
  前一天下午,姚友军在北京出席了公司与分众传媒的战略合作签署仪式,与分众传媒董事长江南春共同揭晓奥马电器在国内市场的一个全新品牌,并传达了奥马要成就冰箱业的“富士康+小米”,实现从产品制造向品牌文化的跨越的目标。    详情》》
创业家汪德嘉的“奔梦”时钟

  6月6日凌晨1点左右,苏州通付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创始人、CEO汪德嘉刚刚进入酣睡中,一位美国著名律师朋友的微信问候就已揭开了他一天紧张生活的序幕。对于创业者来说,每一天都可能诞生奇迹。
  5:45,成都索菲斯锦苑宾馆,闹钟响起。汪德嘉刚刚在这里参加了《第二届中国移动电子商务创新发展高峰论坛》。醒来后,他习惯性地拿起手机看微信、各种工作留言。自己已有十来天出差在外,没到公司办公,同事们周五加班到周六凌晨三点,公司安全云平台上线内测。有的留言昨夜就已经看到了但没有及时回复,他怕对方知道他真的没睡,打好主意起床后回。作为CEO,按惯例他都是3点以后睡的。    详情》》
新IT经理人蒋越:每天都“励志”

  6月18日的东莞,雷雨。蒋越吃完妻子准备的早餐,开车10分钟来到公司。四层的厂区,青翠的树木。虽说昨晚12点才到家,今日不到8点,他又返回了公司,一丝惬意还是从他的眼神划过。这是几乎每天的工作作息时间表。路过楼梯间的盆景,他驻足了一会儿,随后穿过木地板的前台和走廊,走到自己的办公室。办公桌、书柜、沙发、50寸的大电视。在这里蒋越开始了一天的工作。“每天上班14个小时,而且24小时值班”的蒋越如此选择的原因,是觉得只要投入更多,就一定能在竞争激烈的环境中向前,总结自己多年的工作经验,蒋越认为,越松散工作状态就越不好。 详情》》
网贷之家CEO徐红伟“飞”翔的一天

  开电脑,进入网贷之家网站,从首页新闻资讯开始翻阅,再到逛社区论坛看帖、回帖,这是网贷之家创始人兼CEO徐红伟每天到公司后的“例行公事”。都说上海的生活节奏快,车水马龙,人来人往,而兼备互联网与金融基因的互联网金融行业从业者,他们的每一天更可谓“马不停蹄”。
  伴随着互联网金融与P2P网贷的快速发展,网贷之家这两年多来,成为国内首家最大网贷行业门户网、第一家获得风投注资的第三方资讯机构……徐红伟对此自嘲道,“只要站在风口,猪也能飞起来(雷军语),而我们就是那头猪。”    详情》》
投资人张家豪的周末

  6月22日,周六。张家豪同中华卫视董事局主席黄阿原碰了面。此前张家豪1.5亿元入股中华卫视。6月22日,张家豪与黄阿原碰面的目的就是探讨如何使公司更符合上市的要求,如何对现有团队进行调整。
  张家豪坦言收购中华卫视的目的,一是它即将赴香港上市,二是利用这个平台和背景可以和政府合作一些事情。中华卫视是继香港凤凰卫视之后,中国第二家由特别行政区政府批准的卫星电视媒体,由具有资深传媒行业背景和经验的著名电视人黄阿原出任董事局主席兼台长。张家豪认为,凤凰卫视很成功,中华卫视将以凤凰卫视、凤凰网为榜样。    详情》》
周绍迁:演绎福建茶商的另类“茶道”

  现为福建仙洋洋食品科技公司董事长的周绍迁,前10年,他做的事是采茶--做茶--卖茶;接下来的10年,他做的事是采购“等外茶”--提炼萃取--提供中间体;未来10年,他想做成中国最大的植物中间体第一品牌。
  出生在茶叶世家的周绍迁,从茶叶贸易,到茶厂经营,再到茶产品深度开发,其“茶叶人生”算来已有22年沉淀,但《菲律宾申博太阳城》记者在日前对他的一次采访中却发现两个“意外”,一是在近3个小时的对话中,周绍迁竟然两次“醉茶”;二是请来作陪的唯一一位助手,竟然与茶扯不上纤毫关系。后来一想,这两个“意外”,或从一定意义上体现着周绍迁作为一个企业家、作为中国最大的茶浓缩液制造商,在企业转型升级中的内因和表象。    详情》》
物流人牛志文:在好时代里寻找好前景

  “我的一天也没什么特殊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看材料、看新闻、和员工交流、和客户交流中度过的”。牛志文在回答“自己的一天是如何度过时”如此说道。
  “从每天的早会开始,就是和员工沟通,早会完毕就开始和项目负责人沟通,和客户沟通。所有事项沟通完毕,就开始看各种策划书、物流业前沿信息、相关机构最新资料。吃完下午饭,要去项目地继续和客户沟通,晚上回家空下来的时间也就是看网络上的各种物流业咨询。其实想一想还真是没什么特别好说的。”思索了半天的牛志文给了这样一个略显“无趣”的答案。    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