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读书

这里每一寸土地都浸润在《格萨尔》史诗中

作者: +关注作者 来源:光明日报 2017-05-09 11:33 标签:
《格萨尔》是藏族人民集体创作的一部伟大的英雄史诗,结构宏伟,气势磅礴,流传广泛,被誉为世界上最长的史诗,代表着藏族民间文学的最高成就,是我国乃至世界文化宝库中的一颗璀璨明珠。

  格萨尔王天纵神武所向披靡,

  魔国个个破灭岭国盛极一时,

  可魔生在心中,

  人生生不息,魔亦源源不绝,

  如何才能降服人心中之魔?

  …………

  这是藏族艺人索南诺布为我们吟唱的一段《格萨尔》史诗。他说如果没有人制止他,他会这样一直吟唱下去,连续几个小时,甚至几天几夜……说唱时,他不用任何文字性的手稿提示,随口说起,十分流畅。

  38岁的索南诺布是一名普通牧民,除了放牧,传唱《格萨尔》是他生活的重要内容。在整个藏区像他这样被官方认定的《格萨尔》传承人有120多位。

  藏族人民集体创作的一部伟大英雄史诗

  《格萨尔》是藏族人民集体创作的一部伟大的英雄史诗,结构宏伟,气势磅礴,流传广泛,被誉为世界上最长的史诗,代表着藏族民间文学的最高成就,是我国乃至世界文化宝库中的一颗璀璨明珠。《格萨尔》史诗逾100多万诗行、2000多万字,超过世界五大史诗字数之和,且内容仍处增长之中。2006年,《格萨尔》被列入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09年,“格萨(斯)尔史诗传统”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

这里每一寸土地都浸润在《格萨尔》史诗中

西藏博物馆馆藏的《格萨尔》说唱艺人佩戴的专用帽子。光明图片/视觉中国

  “《格萨尔》记述了传奇英雄格萨尔征战一生、匡扶正义的故事,集藏族民间文化之大成,是古代青藏高原社会、历史的‘百科全书’,享有‘东方荷马史诗’的美誉。”青海省《格萨尔》史诗研究所所长黄智说,三江源区是《格萨尔》史诗源发、演绎的中心场所。这里的山川大地遍布格萨尔的故事遗迹,这里的每一寸土地都深深地浸润在《格萨尔》史诗的文化氛围之中。

  中国《格萨尔》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诺布旺丹介绍,除藏族外,《格萨尔》还在蒙古族、土族、裕固族、纳西族等民族中广泛流传。此外,《格萨尔》还在蒙古、不丹、尼泊尔等国及巴基斯坦、印度、俄罗斯的部分地区传播。

  藏族民间文化与口头叙事艺术的最高成就

  《格萨尔》既是族群文化多样性的熔炉,又是多民族民间文化可持续发展的见证。这一为多民族共享的口头史诗是草原游牧文化的结晶,代表着藏族民间文化与口头叙事艺术的最高成就。无数艺人世代说唱吟诵有关它的史诗故事。《格萨尔》艺人是史诗最直接的创造者、传承者和传播者,他们绝大多数是文盲,却具有超常的记忆力和叙事创造力。《格萨尔》说唱艺人分为神授艺人、掘藏艺人、圆光艺人、闻知艺人和吟诵艺人。

这里每一寸土地都浸润在《格萨尔》史诗中 

西藏圣湖玛旁雍措 光明图片/视觉中国

  目前,青海省先后发现并认定的《格萨尔》说唱艺人多达120余位,其中国家级和省级传承人各有3名,挂牌成立5家《格萨尔》说唱艺人研究基地(传习所);共搜集、整理完成各种《格萨尔》史诗手抄本、木刻本、艺人说唱本《南铁宝藏宗》《萨栗金宗》《吉合目牦牛宗》等50多部,重点完成的《董氏预言授记》《英雄诞生》《赛马称王》等汉译本18部350万余字,出版研究专著16部。

  到了走出国门跻身世界文化大家庭的最佳时机

  “《格萨尔》研究目前还存在着学术研究相对薄弱、打造文化品牌意识滞后、抢救保护工作受到体制机制的制约等问题,尤其《格萨尔》文化资源及其研究成果的普及、应用和转化缓慢。”黄智说。

  “由于抢救工作缺乏系统的规划和可持续的战略,格萨尔文化的保护工作显得零碎散乱。”玉树州文化旅游发展委员会副主任昂文格来认为,当前最为刻不容缓的就是出版多种语言的《格萨尔》史诗版本。

  今年年初,《格萨尔文化(果洛)生态保护实验区总体规划》通过文化部批复开始全面实施,意味着《格萨尔》这部世界最长史诗将获国家系统性保护;3月,玉树州《格萨尔》史诗抢救保护五年规划(2017年至2021年)正式启动;近日,中国首个《格萨尔》文化数据库网络平台在西宁上线。

  作为玉树州的重点文化工程,《格萨尔》史诗抢救保护五年规划包含《格萨尔》“百部”学术珍藏版108部、《格萨尔》藏文学术出版100部、《格萨尔》学术汉译版30部、《格萨尔》经典谚语版7部等项目。

  《格萨尔》史诗应该有多种语言文字的翻译版本,让世人了解世界最长英雄史诗的基本内容和风采。为此,玉树州专门成立《格萨尔》史诗经典部头整理组、翻译组,汉文译本名词规范组等六个专家小组。昂文格来说:“可以与荷马史诗平等对话的《格萨尔》史诗,作为中华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已到了走出国门,跻身世界文化大家庭的最佳时机。”

  “活态”保护格萨尔文化,改变“人亡艺绝”局面

  “《格萨尔》史诗的数据化是格萨尔文化与时代相结合的必然。因此,格萨尔传承人数据库的建立将会极大地推动格萨尔文化在信息技术时代的抢救保护工作。”诺布旺丹表示,建立系统的《格萨尔》传承人数据库十分必要。

  “《格萨尔》传承人数据库将涵盖西藏和青海、四川、云南等地藏区,通过对传承人相关文本、音频、视频等资源的收集、分类、录入,按照媒介进行数字化处理后,建立数据库,并对其建档、永久性地形象保存。”项目库负责人巷欠才让介绍,该数据库中不仅纳入具有代表性的《格萨尔》说唱艺人,还涉及了唐卡、雕塑、藏戏、壁画等领域的格萨尔传承人。

  黄智表示,利用现代传播手段,“活态”保护和传承格萨尔文化,改变“人亡艺绝”“艺随人亡”的局面,将极大地推动格萨尔文化的抢救保护工作。

  “《格萨尔》最让人称奇的就是它还活着,它是世界上唯一一部活着的史诗,因为我们知道《荷马史诗》《伊利亚特》都被画上句号了,但是《格萨尔》还活着,活着的原因在哪儿呢?艺人!到处都有艺人,他们在不停地传唱它……”青海省玉树州民俗学者尼玛江才说。

  遍布青藏高原的格萨尔遗迹,传唱千年不朽的《格萨尔》史诗,都让人们不得不相信,格萨尔是个曾经存在过的历史人物,至今,依然活在人们的心中。

  莫让“绝唱”成“绝响”

  ——《格萨尔》汉译丛书让史诗走出“深闺”

  光明日报记者 尕玛多吉

  作为一种用藏语进行说唱的艺术,《格萨尔》这部史诗的流传并不广泛。《格萨尔》藏译汉是西藏第一次大规模系统地对这部史诗进行翻译的项目,日前取得了阶段性成果,选取的《〈格萨尔〉艺人桑珠说唱本》首批5部书已经面世。这一在青藏高原传唱千年的古老艺术将真正走出高原,走出“深闺”。

  “格萨尔的传承很独特,往往是艺人在一场大病或者特殊经历后,通过梦境习得格萨尔。”西藏社会科学院民族研究所所长次仁平措表示,这种带有传奇色彩的传授模式,让《格萨尔》的传承保护很是脆弱。

  与此同时,近年来,一批老艺人相继辞世,职业化的艺人群开始萎缩,操持母语者数量下降,听众群体也正在迅速缩小,“人亡歌息”的现象时有发生。为有效地保护这门艺术,多年来,西藏先后采取普查、建立格萨尔说唱艺人档案库、评选传承人、出版图书及音像制品等形式,保护和传承这一世界级文化瑰宝。

  “非遗保护的核心与关键在于传承人。”西藏那曲地委宣传部副部长李红伟说。作为格萨尔传播的核心区域,从2013年开始,那曲文化馆将71位格萨尔说唱艺人聚集起来,成立了一支专业的“格萨尔队伍”,对每一位说唱艺人进行资料登记,建立一整套完整档案。

  已辞世的桑珠老人是格萨尔说唱艺人中的集大成者,他博采众长,不断对《格萨尔》进行丰富、完善,是至今说唱录音最多的艺人,说唱45部,达2114小时,也是至今唯一一位出版完整说唱本的艺人。从本世纪初开始,西藏重点抢救格萨尔艺人说唱,《〈格萨尔〉艺人桑珠说唱本》(藏文)已出版45部,一些艺人独家说唱的《〈格萨尔〉艺人独家说唱本》丛书已经出版了10本。

  “现有的受众人群还是远远不够的。格萨尔说唱艺术,目前更多的只是停留在藏区,我们要让更多的人去了解、喜欢上这门艺术。”次仁平措说,这正是格萨尔藏译汉工程的目的所在,如果“格萨尔王”不能走出高原让更多人接受,那么这项艺术最终将成为“绝响”。

  让史诗在更多人心中咏唱

  ——建设中的格萨尔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

  光明日报记者 万玛加

  “每当我骑上骏马,奔驰在开满格桑花的草原上,就会想起心目中的英雄——格萨尔。”家住黄河源头的牧民洛桑沃赛告诉记者,格萨尔《赛马称王》的故事就发生在这里,果洛的每一个孩子都知道这个故事。在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传说中格萨尔创立并使其空前强大的岭国核心地带,说唱艺人自11世纪以来就能口授的《格萨尔王传》,至今还流传在草原深处。

  今年1月,文化部批复《格萨尔文化(果洛)生态保护实验区总体规划》,这标志着中国唯一的格萨尔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开始正式实施建设。

  果洛位于青藏高原腹地的黄河源头地区,藏族英雄史诗《格萨尔》中提到的风物遗迹在此富集,使其素有“中国格萨尔文化之乡”之称。

这里每一寸土地都浸润在《格萨尔》史诗中

四川色达藏戏团演出的《格萨尔王》。光明图片/视觉中国

  “格萨尔文化遍及果洛各地,从国家层面对格萨尔文化进行有效、具体的抢救、挖掘和保护,这是过去没有过的事情,实验区的建立对格萨尔文化传承发展意义非凡。”果洛州文化体育局局长多杰坚措说。

  多杰坚措介绍,传承的随机性、难于培养性、难于评估性,是果洛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区别于其他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的最鲜明特色。根据规划,格萨尔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将以果洛州为核心,辐射周边区域,并根据当地特点,首先把各类核心艺人作为文化传承中最需抢救、保护的重点对象。

  据介绍,格萨尔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总体规划投资达16.99亿元,涉及12个方面,共108个单独项目。目前《规划》中的项目已陆续开始实施。

  “我们将格萨尔非物质文化知识纳入当地教育体系,引进城镇社区,积极培养新的传承群体,探索多种形式的传承方式。”多杰坚措说,目前,格萨尔文化进校园已覆盖全州幼儿园至专科技术学校等10多所学校,数千名学生学习、了解格萨尔文化。

  “格萨尔文化传承的重要生命力要从学生、从老百姓抓起。格萨尔文化进校园后,学生们对格萨尔文化的印象会更深刻,这对以后寻找格萨尔文化传承人也奠定了基础。”国家级格萨尔文化传承人格日尖参极其赞同这一做法。

  果洛文化体育局副调研员昂亲拉毛介绍说,从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整体框架考虑,实验区将全力构建《格萨尔》传承传习体系、《格萨尔》节俗展示体系、《格萨尔》衍生开发体系、《格萨尔》形象空间体系四大体系建设,并且确定了四大体系之下14个小类43个具体指标。另外,实验区的重点非遗项目记录、传习场所建设提升、核心展示基地建设、传承人群培训宣教、民俗节庆传承弘扬等五大工程近期也将全面展开。

  《格萨尔》就像一颗高原明珠,要将那璀璨的光华展现在世人面前,还有很长的路。愿不久的将来,这部浩瀚英雄史诗能够走出千里高原,在更多人的心中咏唱流传。

  走向世界的格萨尔

  作者:阿来(四川省作协主席)

  我不为写作而写作,我写小说本是为解答我自己内心的困惑。

  这个世界很大,在这个大世界上,总有些情形特别的地方。我出生并生活了很长时间的青藏高原就是这样一个地方。都说在这个世界上如果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看书就可以解决。我也努力看过一些书。可因为我出生成长在如此特别的地方,遇到的问题也就特别一些,总是在已有的书上找不到答案。如果不想放弃思考,就只好试图自己寻求答案。搜集资料,跑路。到真实的地理和生活里去。写完一本书,算是自己回答了自己某个问题。人生看起来有很多选择,其实是条单行线,遇到十条路也只能往一条路上去。每一次遇到岔路口,挑一条走,全然不知等在前面的问题是什么。不知道。就不能规划。所以,一般也不接受出版机构的命题作文。

  可例外还是出现了。那就是我的长篇小说《格萨尔王》。这是我的第三部长篇小说。

  这时心里就有了新问题,也许一个地方一个民族之所以如此,应该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历史?历史中生长起来的文化?文化又反过来规定了历史?回答这个问题,似乎需要回到更远的古代,从历史的发端处开始。

  那时,瑞士一家出版社要出版我一本德文版的书《遥远的温泉》,邀我去法兰克福书展为新书做些宣传。在书展上看到一套特别的书,叫“重述神话”。就是用现代小说写古代神话。里头有我喜欢的作家。比如加拿大的阿德伍德。她重写的是一个希腊神话。这给我一个触动。藏族历史文化,经过藏传佛教的强力改写与覆盖,很难从书面材料中找到久远时代的真实面貌。如果有,口传的史诗《格萨尔王传》算是一个相当有意思的材料。这也跟正在困惑我的问题有很深的关联。回国后,我开始在草原上漫游,访问神奇的说唱艺人,并尽量把那些文学化的材料用来印证古代的历史事实。

  就在这个时候,英国出版社邀请我加入他们的“重述神话”系列的创作。但签约时遇到一个问题。就是关于这本小说的长度,出版社希望这套书的长度基本一致。但我要写的这个题材本身就是一个庞然大物,已经整理成文的部分就达120多卷,100多万诗行,共2000多万字。如此庞大的一个故事,如果只用十多万字来书写,我对出版社说:那你们得到的不是一本血肉丰满的小说,而是博物馆中那种恐龙骨架。更何况,《格萨尔》被称为世界上唯一一部“活形态史诗”,也就是说,这部史诗由那些数量众多的说唱艺人还在民间以多种形式传唱,这个故事还在艺人们演唱过程中不断开枝展叶,这棵巨大的故事树还在生长。我在写出故事的同时,还想写出故事传唱与生长的状态。也许,故事在草原人群中的传唱与生长状态才是更有意思的文化现象,我当然想将其与故事同时呈现出来。所以,我得超出出版社规定的字数十万字以上。

  其实那时我已按自己的思路开始这本书的写作。谈得成,这本书会写,谈不成,这本书也要写。当然,后来他们接受了我写成的那本书。这时,已经是3年以后了。我高兴的是书按我的意思写出来,然后以不同语种开始出版发行。又过了差不多两年,在伦敦,才第一次和这本书的编辑见面。编辑女士对我说,谢谢我写了一部杰出的小说。外国的编辑在书未出版前,会坚持很多东西,但一旦成书,他们从不吝惜可以增加作家自信心的溢美之词。

  去年底,几位罗马尼亚作家来访,他们给我带来了《格萨尔王》罗马尼亚文版作见面礼。我想,也许此时,又有这本书的什么文版要在某个国家出版了吧。


---------------------------------

关注菲律宾申博太阳城微信公众号ID:zgqybnews

经济进退、行业冷暖、牛企动静、观察者发言,关于财经你想知道的这都有!

菲律宾申博太阳城娱乐网 菲律宾申博太阳城娱乐信息第一交流平台

相关阅读

评论

Copyright (c) 2017 《菲律宾申博太阳城》集团全媒科技有限公司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地址:北京海淀区紫竹院南路17号 邮编:100048 广告咨询:010-68701052 媒介合作:010-68701050
 

微信二维码

微博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