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读书

张莉:批评家要不断地发掘被忽略的写作者

作者: +关注作者 来源:信息时报 2016-11-29 10:42 标签:
日前批评家张莉携新作《持微火者》来到广州图书馆,与批评家谢有顺、小说家魏微进行对谈,三人就当代文学批评的诸多现实问题进行了深度讨论。当代批评家面临的障碍和困难越来越多谢有顺说,张莉的批评让他想起著名批评家李健吾,“他评论的作家有一些你根本不知道是谁,名字也没有听过,但是你依然读得下去,依然觉得这篇文章读了有启发”,而张莉的批评,正是这样与作家有精神交流,不依附于作家,有独立价值的文学批评。张莉坦承,在批评工作中面对“当代文学是垃圾”这样的论断,有时会质疑自己写作的意义。

图片

批评家张莉(中)与批评家谢有顺(右)、小说家魏微(左)对谈交流文学心得。主办方供图

  现场

  “批评家要不断地发掘当代文学领域被忽略的、还没有被发现的或者在文学边缘发声的写作者。如果只关注成名作家,而不关注另外那些作家、那些文本,就不是一个合格的文学批评家。”日前批评家张莉携新作《持微火者》来到广州图书馆,与批评家谢有顺、小说家魏微进行对谈,三人就当代文学批评的诸多现实问题进行了深度讨论。张莉坦承,做一个批评家,要时刻和自己的虚荣心作斗争,不能为了赞扬而赞扬,为了批评而批评,“当别人都说不好的时候,你要说好,如果真的是出自于自己的判断,那么这个勇气值得尊敬;但如果只是为了显示作为批评家的与众不同,其实对不住这个作品,也对不住作家的劳动。”

  《持微火者》一书以“当代文学的二十五张面孔”为副题,关注的包括莫言、贾平凹、余华、铁凝、王安忆等已进入文学史的名家,也有周晓枫、陈希我、魏微、冯唐、葛亮、郑小琼等新锐。在张莉看来,当代文学的面孔只有包含了新锐作家才完整。

  张莉坦承,在批评工作中面对“当代文学是垃圾”这样的论断,有时会质疑自己写作的意义。但是鲁迅的一句话给予她力量:“有一份光发一份热,即便是微火也可以在黑暗中照亮,不必等待矩火。”因此就有了新作《持微火者》这个题目:“虽然我的工作微不足道,但是希望自己的工作寻找到同路人。”

  把作品内部、作家内心世界不被注意的部分发掘出来

  谢有顺在对谈中提到,当前评论界存在一种评论与写作脱节、作家对评论家有所漠视的现象。很多作家会觉得评论家“表扬自己也像是表扬别人”,不够准确或是没有理解自己的作品,没有与作家实现真正的对话,“说得好与不好都与我没关系”。但据他所知,很多作家都看重张莉的批评,因为收入《持微火者》一书的文章,让作家有一种知己般心灵密友的感觉,同时也激发了读者对批评问题的热情。

  谈到新书之所以取名为“持微火者”,张莉称是受到了伍尔夫和鲁迅的启发。伍尔夫曾说:“很多作家是举火把的人,他们照亮历史和黑暗空白之地。”相比“火把”这个意象,张莉说自己更喜欢“微火”,因为微火可以照亮作品里面表现的东西,也能看到作家内心深处的隐秘、疼痛。作为批评家,她对作家作品做的不全是赞美,也不全是批评,而是把作品内部、作家内心世界不被注意的部分发掘出来。

  一代批评家有一代批评家的责任

  谢有顺提到陈思和的说法,认为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文学,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批评家,要求批评家评论所有的作家是有难度的,他需要选择,选择和一代作家一起成长,这种精神上的交流是文学生态重要的一部分。

  魏微站在作家的立场上,认为“张莉的批评文字和作家很贴近”,这和张莉自己也有长期的小说创作经验有关,正是这种经验让她怀有赤子之心。魏微谈到,作家对评论家所期待的并不只是表扬,而是希望看到一种“说到点子上的”批评。她也提到,“张莉对我这个年龄层的作家是苛刻的,批评也很尖锐,她会点到我们这一代人的问题”,而正是这种苛刻、尖锐和“点到问题”,一定程度上纠正了同代作家写作视角和视野相对狭隘的问题。

  谢有顺说,《持微火者》所评论的一些70后、80后作家正处在成长过程中,要把他们塑型,把其作品中潜藏的、正在萌芽的艺术品质给予恰当定位,不仅有难度,而且有风险,他很欣赏张莉的胆识。

  张莉回应道,文学批评说到底是一项披沙拣金的工作,难度在于要面临时间的检验,承担风险;但任何工作都是有风险的,正是这种风险提供了意义。因为一代批评家有一代批评家的责任。作为同时代人,把自己对同时代作家的理解写出来,就是作为批评家的责任。

  当代批评家面临的障碍和困难越来越多

  谢有顺说,张莉的批评让他想起著名批评家李健吾,“他评论的作家有一些你根本不知道是谁,名字也没有听过,但是你依然读得下去,依然觉得这篇文章读了有启发”,而张莉的批评,正是这样与作家有精神交流,不依附于作家,有独立价值的文学批评。而作为女性批评家,她文字中的清晰、有力、深刻和宽广同样难得。

  对于当下批评家面临的困境,张莉提到,和以前的批评家相比,当代文学批评家面临的障碍和困难越来越多。这个障碍首先是,如何把一部小说放在现代文学史框架里去判断;另一方面,随着传媒的发达,当代小说家很容易受到国外电影或小说的影响,如果批评家没有相关阅读或欣赏的经验,就会有对小说“过誉”的危险。所以批评家一定要扩大自己的涉猎范围和阅读面,在更大的框架之内尽可能给作家一个更为准确的定位。

  批评家不能看别人脸色写作,要有所评有所不评 

  谈到批评家和作家的关系,魏微说,几年前刚认识时,张莉说她会保持和作家相处的距离,几年过去,她逐渐认可并理解了张莉的做法。事实上,这么多年来,张莉也做到了这一点。

  张莉说,做文学批评要抵制住诱惑,是否评论某部作品,取决于自己对作品的兴趣,而非与作家本身的关系往来。批评家要克服人情障碍,不能看别人的脸色写作,要有所评有所不评。“写评论对我而言首先是自我完善的途径,我愿意从作品中获得内心成长的力量,并写下来与读者分享。如果我对作品没有感触,我为什么要写呢?我没有感触的作品我就不写,即便是好朋友也不写。”

  谢有顺认为,批评家目前面对的最大难题恐怕是时间,所以,要认识到个人的有限性,面对作品也要有强大的遴选能力和拒绝能力。


---------------------------------

关注菲律宾申博太阳城微信公众号ID:zgqybnews

经济进退、行业冷暖、牛企动静、观察者发言,关于财经你想知道的这都有!

菲律宾申博太阳城娱乐网 菲律宾申博太阳城娱乐信息第一交流平台

相关阅读

评论

Copyright (c) 2017 《菲律宾申博太阳城》集团全媒科技有限公司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地址:北京海淀区紫竹院南路17号 邮编:100048 广告咨询:010-68701052 媒介合作:010-68701050
 

微信二维码

微博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