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行业 > 节能环保

全球变暖谁有责任?有63%归咎于这90家大企业

作者: +关注作者 来源:澎湃新闻网 2016-08-30 10:09 标签:
一名美国科学家,因为2013年发表的一篇报告:全球气候变化应该主要归咎于90家公司,正在遭遇政治施压。

  一名美国科学家,因为2013年发表的一篇报告:全球气候变化应该主要归咎于90家公司,正在遭遇政治施压。他就是美国地理学家查德?黑德(RichardHeede)。最近,他收到了来自共和党众议院科学委员会主席的传票。

  事实上,美国科学家对气候变化的研究,一直受到共和党众议院科学委员会的影响。该科学委员会的主席拉马尔·史密斯(LamarSmith)是有名的气候变化怀疑论者,他不相信气候变化是人为造成的。此前,美国几个州的检察长在调查全球最大的非政府石油天然气生产商——埃克森美孚是否有涉嫌隐瞒气候变化风险的问题。但在史密斯看来,检察长和环保主义者之间似乎存在阴谋,他想要查看他们之间的所有通信,于是向气候变化的研究者们发去了传票。

  据《科学》(Science)杂志当地时间8月25日报道,Heede在7月份也接到了这张传票。虽然Heede本人并不如其他收到传票的人有名,但他的工作在很大程度上在影响石化行业的发展。

  Heede曾于2013年在《气候杂志》上发表了一个研究报告。该报告称,无论是自身排放,还是通过提供给消费者或工业领域最终由其排放,全球大约2/3的工业温室气体排放皆来自于这90家公司。其中,截至2013年,对气候变化累积影响前八的公司,其碳排放量占到自工业革命以来化石燃料和水泥行业碳排放总量的20%。

  石化行业包揽全球的累积碳排前八

  据《科学》杂志报道,当时Heede的研究报告称,90家公司在1751年-2010年间的碳排放量在总碳排放量中占比为63%。其中,有一半的碳排放量发生在1998年之后。美国国家航天局(NASA)的詹姆斯?汉森,也是全球气候变化研究之父1998年在美国国会上称,不用再有任何怀疑,全球气候变暖已经开始了。

  据英国《卫报》2013年的报道,这90家公司包括50家私人投资者拥有的能源公司,如埃克森美孚等家喻户晓的石油公司,以及皮博迪能源、必和必拓等煤炭生产商。此外,还有31家上榜公司是国有企业,如沙特阿美、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有限公司,和挪威国家石油公司。其余9家,则是由政府(如中国、前苏联、朝鲜和波兰)垄断的化石燃料生产商。

  (备注:MtCO2e是百万吨二氧化碳当量)

  截至2013年,碳排放量累计排名前8的公司分别是,沙特阿美石油公司、雪佛龙、埃克森美孚、BP、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荷兰皇家壳牌集团、伊朗国家石油公司、墨西哥石油公司。

  《科学》杂志报道称,上述研究在当年引起了相当大的争议。一些人抱怨称,要整个石化行业为消费者买单,这是不公平的。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商业和公共政策专家塞韦林?鲍仁斯坦(SeverinBorenstein,)在博客中写道,“超过一个世纪以来,这些石化行业为我们提供了所需要的产品,我们也从中受益。如果现在再将气候变化的原因归咎于其,这显然不公平,也是一种逃避。”

  然而,也有些人在研究中看到了关于如何分摊气候变化责任辩论的转折点。因为传统的环境问题,比如河流被污染或者是有毒废水,通常能够比较容易确定谁是肇事者,也能够有针对性地进行监管和执行。但温室气体的排放是无处不在,在每一个涉及到燃烧的过程都会有。

  华盛顿国际环境法中心的CEOCarrollMuffett称,“几十年来,还是存在一个迷之问题,这就是匹夫有责;但如果是匹夫有责的话,就会无人负责。”其认为,“Heede的工作首次确定了一系列独立的被告。”

  碳排放核算大师

  《科学》杂志的报道称,Heede对于碳排放的核算极为痴迷。当大家在讨论从加州的索萨利托飞往波士顿的计划时,他就很快计算好并说这趟航班将会产生716千克碳排放,“如果是开车的话,整个旅途将会释放1.78吨二氧化碳”。

  《科学》杂志称,Heede连烧开水煮面条做午餐也在试图降低碳排放:他通过对煎锅预热,节省燃料。

  Heede出生于一个挪威制表工匠的家庭,这可能也对其后来一丝不苟的性格有所影响。在其15岁的时候,他和父母移民到了美国。

  Heede大量的时间都在科罗拉多州生活,他有着结实的体格和苍老的脸,这是因为他大部分时间都在山里。他在科罗拉多大学获得了地理的学士和硕士学位,然后联手艾默里?洛文斯(AmoryLovins),在科罗拉多州的博尔德共同创立了落基山研究所。

  当时罗纳德?里根刚刚当选总统,他的管理部门开始削减对可再生能源进行补贴,声称可再生能源没有经济竞争力。

  Heede检验过该声明,并分析了联邦政府的预算,他发现了政府对煤炭和石油行业的隐性补贴。

  和里根的声明相反,Heede表示,联邦政府的能源补贴中,绝大部分是给了常规(传统)能源。他写了一份报告在国会作证,并在华尔街日报上发了评论文章。他说,“我并不记得接到任何电话回复”,这也是其在工作早期时默默无闻的状态。

  2003年,Heede离开了落基山研究所并成立了一家应对气候变化的咨询公司,专门从事调查和减少温室气体的排放。他早期的一个客户是位于科罗拉多州阿斯彭的负责人。阿斯彭是一个富裕且富有激情的小镇,是滑雪胜地。但近年来的气候变暖,使得该地小规模的滑雪地区开始减少。小镇的负责人想要采取坚决的行动来减少二氧化碳的排放。他们雇佣Heede做一份尽可能广泛的基准温室气体排放的清单,不仅仅包括城市范围内,还包括日常运送成千上万游客的汽车和飞机。Heede回忆道,总而言之,“所有的一切都使用了能源,其后果就是现在滑雪场正在逐渐消失的阿斯彭”。

  Heede通过采访机场的管理人员,并且查看他们的工作日志,找出那些每年接送旅客超过17.8万人的飞机,并计算每个航班的燃油消耗以及废气排放量。同时,他还站在通往阿斯彭的主桥上,一站就是几小时,统计车型并且归类,比如越野车、卡车、火车。然后根据自己的记录,通过每天自动计数的方式来估算每天13000辆汽车大致的排放量。最后,他得出结论,在2004年,阿斯彭有84万吨的二氧化碳排放。这就大致相当于一个大型柴油动力航母时刻以极高速运行时排放的二氧化碳一样。城市的人口和经济都在增加,但这和后续的报告使城市的二氧化碳的排放开始降低。

  阿斯彭仅是Heede早期的一个项目,他通过收集信息并能看到明显地越界,因为每个项目都会影响无限互联的大气层,并产生一些无形的涟漪。比如,21世纪初,澳大利亚公司提出在加利福尼亚海岸建设一个液化天然气(LNG)接收站。这看起来似乎是一个过渡到低碳燃料的好方法,但Heede说,“他们并没有做生命周期碳排放的任何工作。”当计算从澳大利亚开采,再到在加州销售所有直接和间接的二氧化碳排放时,他发现该项目产生的碳排放比预计高出了1/3。他的分析结果说服了当地官员否决了该项目。

  寻找为气候变化负责的碳排放巨头

  《科学》报道称,如今一个新的想法在环境法领域正在聚集。因为多年来,律师们为解决穷人不成比例受到环境污染影响的问题,已经多次提起环境司法诉讼了。到了21世纪初,人们越来越清楚地认识到,气候变化会产生很多严重的影响,穷人受到的影响最大。但是全球都在参与低碳经济时,如何构建一个责任体系呢?难道一个太平洋岛上的岛民受到洪水灾害时,就要起诉全球70亿人民?

  国际绿色和平气候司法项目在伦敦的负责人彼得?罗德里克(PeterRoderick)称,现在可以找到更为具体的罪魁祸首们。他目前正在委托Heede调研埃克森美孚在历史上温室气体排放的总量。

  1870年由约翰?D?洛克菲勒创立了标准石油这家强大的私人控股的垄断企业,直到1911年前,这家公司都是世界上最大的跨国企业之一。但1911年,当时最高法院以反垄断为由,标准石油公司被拆分为众多小公司。几十年后,埃克森和美孚两家公司合为一体。Heede查阅来当年两大集团散落在大学档案馆中的年报,并由法院文件、新闻报道、学术和行业论文作补充。然后,他将产量转换为二氧化碳和甲烷,包括那些直接由运行公司运营的燃料,以及通过其产品燃烧后的间接排放的。

  在15个月后,Heede得出结论是,埃克森美孚以及此前的集团直接或间接共计排放203亿吨二氧化碳和1.99亿吨的甲烷。

  “我想,这正是我脑海里一直在思考的事情,”Roderick回忆称,“但我知道,这也只是大局中的一小部分。”

  随后,Roderick委托Heede开始调研整个化石燃料行业。为了使项目更便于管理,他们限定这些企业至少是每年碳排放在800万吨以上,这也是所谓的碳排放大户。自2008年Heede的咨询业务崩溃后,资金就主要来自此前的补助资金,同时他也刷爆了信用卡,并抵押了在科罗拉多州的房子。

  最后,他们的研究进行了了8年,得出了上述研究报告,即90家企业累计碳排放量约占全球总碳排放量的2/3。

  争议:只需要生产者负责吗?消费者呢?

  《科学》杂志称,Heede的碳核算工作已在气候变化诉讼和政策方面打开了新的篇章。他帮助那些因气候变化遭受损失的原告,在要求赔偿时会更有所准备。“Heede的工作有助于将这些事情关联起来”,在华盛顿中心,致力于捍卫穷人权利的国际地球权益法律组的顾问马可?西蒙斯(MarcoSimons)称,“虽然他还没有找到焦点,但是我认为他的工作十分重要。”

  也有人批评这项工作过于简单和幼稚。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销的政治学家和能源政策专家DavidVictor,其同时也是2015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报告的联合作者。他表示并不怀疑Heede的数据,但他认为这种做法是错误的。“这是试图建立反面角色的一部分,去绘制生产者和使用者之间的一条线,生产者要为该问题负责,但实际上每个人都是有罪的。”坦率地说,因为每个人都是使用者,所以每个人都是有罪的。创建这样一个企业联合有罪的故事,相对于解决问题来说,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

  但是,Heede承认应该责任共担。“我作为一个消费者,对我自己汽车的碳排放负有一定的责任,但是我们生活中往往会有一种错觉,我们认为自己在做选择,实际上是那些基础设施已经给出了那些选择。”他说,石化燃料公司,他们并不是一些副产物是温室气体(比如汽车行业,已经出台日益严格的碳排放标准)的行业,他们的使命是把碳源从地下开采出来,然后并把它作为商业的行业。

  《科学》杂志称,如今,Heede正在将碳核算延伸到未来,从未来化石燃料的勘探潜力来量化未来的碳排放。像其他接到Smith代表传票的人一样,Heede并没有听信Smith所说的,采取“所谓的活动来恐吓我们停止科学研究”。与此同时,他承认自己对于化石燃料行业的赞赏,因为该行业对于寻找人类的福祉,有着不可思议的力量。他们做的工作如此之好,使人们还没有停下来思考那些意想不到的结果。他说,“现在我们不得不处理这些后果。”


---------------------------------

关注菲律宾申博太阳城微信公众号ID:zgqybnews

经济进退、行业冷暖、牛企动静、观察者发言,关于财经你想知道的这都有!

菲律宾申博太阳城娱乐网 菲律宾申博太阳城娱乐信息第一交流平台

相关阅读

评论

Copyright (c) 2017 《菲律宾申博太阳城》集团全媒科技有限公司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地址:北京海淀区紫竹院南路17号 邮编:100048 广告咨询:010-68701052 媒介合作:010-68701050
 

微信二维码

微博二维码